双品牌疯狂国产化,两款车明年中国造
分类:车友会

双核品牌战略明晰

克莱斯勒300C、大捷龙Minivan明年分别在北京和福州国产

北京奔驰再掀国产化风暴

9月16日,在中国传统佳节中秋节的前两天,一块宽约15米、高约5米的棕红色巨型模拟月饼在北京吸引了全球百家媒体的关注。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镶嵌于月饼中央的一个英文单词:CHRYSLER。

国家发改委新车目录和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内部消息再三证实,奔驰E350和克莱斯勒Sebring明年植入北奔的战略已经基本明晰戴姆勒-克莱斯勒董事长蔡澈所代表的企业在中国最大的投资项目正在这种合作态势下酝酿重新发力。在他的亲自督战下,这个戴-克海外最大工厂掀起了一股强劲的国产化风暴

刚上任仅两周的美国克莱斯勒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汤姆·莱索达(TomLaSorda)站在月饼幕布前宣布:戴姆勒-克莱斯勒旗下的克莱斯勒集团与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公司为他们的新合资企业准备了一份厚礼——克莱斯勒300C轿车将在北京生产;同时,克莱斯勒小型货车大捷龙Minivan也计划授权东南汽车公司在福州制造。

戴姆勒-克莱斯勒董事长蔡澈——这位蓄着肯德基大叔胡须的老人最近奔赴公司位于北京的新工厂。在他的亲自督战下,这个戴-克海外最大工厂掀起了一股强劲的国产化风暴。

无疑,这块由美国佬带来的巨型中式月饼,昭显出克莱斯勒进军中国市场的“胃口”着实不小。

上周,国家发改委新车目录和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内部消息再三证实,奔驰E350和克莱斯勒Sebring明年植入北奔的战略已经基本明晰。

尽管克莱斯勒集团旗下的“道奇”品牌在中国投产授权将花落谁家仍未公布,但《第一财经日报》从有关渠道了解到,克莱斯勒与中国北汽、福汽两大合作伙伴的合作关系将有不同侧重,素以价廉和大众化着称的道奇汽车很可能投产于目前尚未正式获批的福建整车合资公司。道奇投放褔建基地

如今,蔡澈所代表的企业在中国最大的投资项目正在这种合作态势下酝酿重新发力。

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无人不知。但中国的相关汽车政策却明文规定:一家外国汽车企业在中国最多只能拥有两个合作伙伴。克莱斯勒也很明白这一点。既然不能寻求多方合作,那么,如何在仅有的两大合作伙伴中各有侧重、交叉互补,便成为克莱斯勒一直在探索的问题。

双品牌疯狂国产化

“比起本地生产的其他众多国外汽车品牌,克莱斯勒在中国车市所取得的业绩目前远不能让人满意,但它一旦发力,前景却绝对不可小觑。”森普咨询公司首席咨询师王辉宇这样告诉记者。

从北奔新工厂的投产布局可以看出,尽管北奔旗下拥有奔驰、克莱斯勒、JEEP、三菱、勇士五大子品牌,但是公司仍将以奔驰和克莱斯勒为双核心品牌。

早在1984年,克莱斯勒就与北汽共同投资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汽车整车制造合资企业———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去年,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与北京吉普的20年合资协议到期前,双方又签署协议将合作再延长30年。作为最先进入中国的国外汽车品牌,克莱斯勒与北汽的合作已长达20多年,而与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的合作则始于近几年。

“在2007年北奔的后续产品线上,奔驰和克莱斯勒品牌的车型将有两款。”上周五北奔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其中一款为9月20日国家发改委新车目录上的BJ7350车型,即是奔驰E350;另一款则是克莱斯勒中级车Sebring(注:国内此前译名为“赛百灵”),这将成为克莱斯勒发力中国的第二款车型。

一方北汽,一方褔汽。对于克莱斯勒而言,如何分配旗下Chrysler、Jeep和Dodge这三大克莱斯勒集团目前生产并销售的品牌给合作伙伴,并避免双方产生竞争?

“奔驰和克莱斯勒产品将开启疯狂的国产化进程。”北奔的一位核心供应商接受采访时透露,由于北奔两款奔驰轿车仍以SKD或CKD大散件组装为主,初期这两款车型产量太低,因此国产化水平比较低。不过,克莱斯勒300C的国内首批供应商已经明确有100多家,相对奔驰而言,克莱斯勒产品的一期国产化水平要高很多。

对此,克莱斯勒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汤姆·莱索达对记者表示,“福州造”将成为克莱斯勒集团在中国展开战略布局的又一重要步骤,但“福州造”不会出现“吉普”品牌。“我们与北汽已经合作了20多年,北京吉普公司现已重组为北京奔驰生产基地,但未来原北京吉普与克莱斯勒合作的吉普车、切诺基等越野车系列,还会继续保持生产。今后,克莱斯勒产品将主要在福建生产。”莱索达说。

北京奔驰公关部也证实称,继奔驰 E280 和E200K 国产后,奔驰E 级和C级轿车全面国产的计划正在提速。在北奔新工厂内,奔驰轿车将年产2.5万辆。北奔的另一主打品牌——克莱斯勒的全系国产战略也提上了日程,不过克莱斯勒各大产品的产量暂时未定。

记者从已获准生产克莱斯勒品牌小货车Minivan的东南汽车股东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了解到,由于此前福汽与戴-克集团的合作只限于轻型客车范围,这远不能满足福建省委、省政府关于全方位发展国际汽车合作、进一步做强做大汽车产业的战略构想。于是,自2003年底,“得陇望蜀”的福汽与戴-克集团旗下的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开始进行接触。据知情人士透露,素以价廉和大众化着称的道奇汽车很可能将投产于目前尚未正式获批的福建整车合资公司。这家位于福建出口加工区的整车合资企业将主要生产克莱斯勒汽车产品,产品预计是道奇和克莱斯勒品牌多用途汽车,产能在10万辆左右。这一合作项目可能成为继东南汽车、福建戴-克轻型车之后,褔建省又一个新的汽车生产基地。增资中国市场3.5亿美元

“母体”衰微的阴影

戴姆勒-克莱斯勒16日称,将增加其在东北亚的产量,并计划与其各地合作伙伴将在上述地区的总投资额从12亿欧元增加至15亿欧元。当天,莱索达也宣布,在竞争激烈的北美和欧洲市场获得成功之后,克莱斯勒要在东北亚地区展开新的产品攻势,集团将战略投入3.5亿美元,在台北和福州生产大捷龙Minivan,在北京制造克莱斯勒300C。

来自全球汽车销量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8月,宝马集团总共累计销售近89万辆;奔驰集团总共累计销售约82万辆。如今,两者之间还存在着7万辆的差距。同时,克莱斯勒8月销售近18万辆,同比仍然出现了8%的下滑。

据了解,莱索达的东北亚之行始于9月14日考察集团在中国台湾的项目,包括授权中华汽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Minivan,戴-克与中华汽车成立合资企业,管理克莱斯勒产品在当地市场的销售。一天之后,在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福州市,莱索达宣布公司有意授权东南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克莱斯勒Minivan,供应大陆市场。克莱斯勒Minivan将利用东南汽车现有的设施本地化生产。9月16日,访问最后一站在北京,莱索达宣布有意于2006年晚些时候在新合资企业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克莱斯勒300C。

自从2005年全球豪华车的销售冠军被宝马集团夺走后,奔驰就一直陷入了相对颓靡的调整期。同时,克莱斯勒集团在北美的主力市场上也节节败退,这使得公司第三季度亏损高达15亿美元。

“毋庸置疑,未来十年汽车市场最大的增长潜力在东北亚地区。”戴-克负责集团发展和中国业务的董事顾儒伯说,“戴姆勒-克莱斯勒有意在此开展主要业务。克莱斯勒集团在本地区生产Minivan和300C的计划,对戴-克扩大本地区轿车和商用车产销量以及汽车金融业务的整体战略是进一步的补充。”

9月15日,在北奔新工厂的投产发布会上,面对戴-克集团在全球市场上的窘境,蔡澈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的提问时曾称:“克莱斯勒集团包括300C在内的产品,以及奔驰轿车的产品将继续在全球如今的销售形势。”但他也坦言,公司对未来油价可能影响车型的程度做出了错误决策。

据介绍,3.5亿美元新投资使戴姆勒·克莱斯勒及其合作伙伴在中国的总投资达到15亿欧元,包括北京、福州和台湾三个区域。其中,北京方面,与北汽合作,在新合资企业北京奔驰生产克莱斯勒300C、梅赛德斯-奔驰E级和C级车;原来的北京吉普搬迁到新厂址,生产吉普和三菱产品;与北汽福田(北汽控股为其最大股东)合作生产中型和重型卡车。福州方面,与中华汽车及福汽集团合作,在东南汽车许可生产克莱斯勒Minivan,并在另一家合资企业生产多用途汽车。而台湾方面,与中华汽车合作,许可生产克莱斯勒Minivan,并成立合资企业,管理克莱斯勒产品在当地市场的销售。

不过,对于奔驰丢失了全球豪华车销售冠军的头衔,戴-克董事会似乎并不在意。但克莱斯勒在北美市场持续多月的大幅度衰退,克莱斯勒集团主管销售和市场的副总裁MikeManley透露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我们希望让购车者关注高利率和油价的变化,公司前期计划将开发节油型的新型经济型轿车。”

“克莱斯勒集团暂无从中国出口汽车的计划,目前国产的车型全部供应本地市场。”汤姆·莱索达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单独访问时明确否认了媒体关于克莱斯勒计划从中国出口汽车的传闻。沿用联合品牌销售网络

与北奔日趋复苏的趋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奔的“母体”——戴-克在全球衰微的压力却日趋紧张。此外,这种对未来汽车市场失误的预测,带来了奔驰和克莱斯勒车型在全球市场上出现的衰退,而这些车型在中国的试水也将很难避免类似问题的重现。

尽管巨型月饼幕布上仅有“CHRYSLER”这一个英文单词,但共同分享这块糕点的却远不止这一家公司。其中,与戴姆勒-克莱斯勒在合资公司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股比等同的中方企业——北汽控股就是一个重要角色。

北奔“复苏”的软肋

16日发布会当天,系着一条艳红色领带的北汽控股董事长安庆衡显得格外精神。“Chrysler300C在进口车市场颇受欢迎,市场保有量已经达到几千辆,但进口数量供不应求让进口车经销商叫苦不迭,我本人经常听到经销商有这样的反应,这也是我看好这款轿车并强烈希望引进这款车的原因。”在巨型月饼幕布前,安庆衡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如是说。

“对北京奔驰而言,最大的软肋是主流产品的缺失。”北奔相关人士坦言,不管是如今国产的奔驰和克莱斯勒产品,还是未来导入国产的后续产品,受车型和品牌定位的影响,它们在国内汽车细分市场上很难实现大批量生产。

尽管莱索达拒绝透露新车Chrysler300C的售价,但他表示价格将很有竞争力。而北汽控董事长安庆衡则对记者透露,进口Chrysler300C2.7升排量轿车在国内的售价为40万元左右,国产后的Chrysler300C将有望采用一个中文名称,其售价肯定要比进口车价低出不少,预计在30万元以下。继首款国产的2.7升排量V6克莱斯勒300C轿车推出后,北京奔驰生产基地还将投产搭配5.7升HEMI发动机的300C这一主力车型。

一位联合品牌经销商向本报记者宣称,克莱斯勒将成为联合品牌经销商最主导的品牌。剔除奔驰本身所处市场较小以及国产奔驰市场化不高的影响外,以高油耗、造型前卫为特色的克莱斯勒全系轿车在中国国产市场前景也不容乐观。

安庆衡告诉记者,随着北京奔驰-戴姆勒·克勒斯莱汽车公司开业,公司将有两个销售网络——“Mitsubishi、Chrysler、Jeep”联合销售网络和奔驰销售网络。克莱斯勒国产化之后,仍将沿用联合品牌销售网络。

“克莱斯勒首先推出高端车型300C国产切入中国市场,这主要以推广打克莱斯勒品牌为主,而一旦待Sebring落户国产后,这可视为克莱斯勒将以Sebring主攻中国市场的又一大动作。”新华信高级研究员金永生认为。

不仅如此,安庆衡还向本报记者再次确认了北京制造的最新款奔驰E280轿车将按照计划于年底前亮相,但他也同时表示:“年底前出车没有问题,但肯定如当年第一批国产宝马那样,是属于SKD(进口全套散件在国内组装)的。”

事实上,在Sebring国产后的细分市场上,如本田Accord、现代Sonata、尼桑Altima 以及丰田Camry 等亚洲竞争车型却早已经在中国实现了国产,并成功占据了整个市场的主导地位。如果一旦平庸地进行克莱斯勒Sebring的国产战略,那么Sebring失利北美市场的故事极有可能拷贝到中国。

而被问到5.7升的大排量轿车Chrysler300C会否与同属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的国产奔驰形成竞争关系时,克莱斯勒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汤姆·莱索达向记者表示否认。他说,由于品牌定位不同,奔驰是高档奢华的象征,而克莱斯勒则并非如此,因而双方并不会形成竞争关系。

此外,倘若300C不能迅速建立起克莱斯勒品牌影响力的话,那么克莱斯勒这个北美豪华车品牌能否继续以其他后续产品行走中国也很难定论。虽然克莱斯勒曾经以JEEP品牌最早进入中国,但是JEEP品牌在中国“落难”成为低端SUV形象,这也是戴-克如今塑造克莱斯勒品牌的前车之鉴。

显而易见的是,作为戴-克全球市场上增速最快的地区,中国市场的未来发展将可能决定着这个北美汽车巨头在全球市场的复兴与否。但是,尽管包括奔驰部分车型和克莱斯勒集团所有车型都将可能国产,戴-克在中国市场上的把握能力仍然有待观察。

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好彩发布于车友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双品牌疯狂国产化,两款车明年中国造

上一篇:五款25万内配置随动转向大灯车型推荐,七款配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